阻差罪成判囚一年 社工劉家棟高院上訴 押後至明年2月裁決


社工劉家棟於去年7月27日光復元朗,被判阻差辦公罪成入獄一年,入獄七日後保釋獲批,今(18日)於高院作出定罪及刑期上訴,法官黃崇厚將案押後至明年2月23日裁決,劉家棟維持原有條件保釋外出。


代表劉家棟的大律師陳詞,事實上和法律上,當時警方及上訴人的行為,是否能達至毫無合理疑點,證明上訴人刻意(wilful)阻撓警員執行職務。


庭上播放7月27日晚上三段案發片段,大律師指出上訴人和兩名社工於警方防線前高舉社工證,而上訴人一邊鞠躬一邊後退,一伙人多次向警方禮貌地表達「褪緊」、「畀啲時間」、「唔好意思,我哋全部一齊褪緊」,是「懇求警方放慢速度推進。


大律師質疑原有判詞中法律觀點有誤,警方一直向前推進,上訴人一直往後退,被指被阻撓的警員更能繞過上訴人,與他平排,實際上並沒有阻撓警方的推進,並不合乎常理(common sense)。他援引案例指,阻差辦公須舉證門檻是否「wilful」,包括故意和缺乏合理辯解(lawful excuse),上訴人為一個社工,意圖為避免衝突、避免受傷,為一合理辯解。


大律師亦爭辯警方執行職務的合法性,指上訴人並非存心阻撓警方推進,惟警員除了維持公眾秩序,亦須保護市民的生命財產,包括示威者、犯案人的生命。他指在警方推進時,曾導致兩名示威者倒地不適,「警方有權使用武力,但是否有權就要用到最盡?」他指,警方目的在驅散示威者,但除了武力,有其他手法能達到,上訴人只想懇求警方放慢推進速度,而示威者當時已一直後退,並沒向前衝擊。


法官黃崇厚反駁,控方無須證明上訴人行為的目的,但事實上,撇除其意圖為何,上訴人「有意識地」作出行為,而他理解行為會構成阻撓的後果,事實上已構成「故意」(deliberate)。黃崇厚直指,上訴人案發目的和行為上均構成阻撓,只是程度上構成犯法與否,「佢知道佢做嘅嘢,會令到警方做唔到警方想做嘅嘢」


就刑期上訴方面,大律師表示上訴人沒有刑事紀錄,案件中亦沒有造成嚴重後果,沒有停止警方驅散行動,實際上可以罰款、社會服務令方式處理,即使需要判處監禁,處以數星期刑罰已足夠,沒有需要即時監禁12個月。


答辯方,代表控方的大律師陳詞,表示上訴人當天行動阻礙警方推進時的陣勢,因而延誤推進數分鐘,即使為「少少不便」,行為客觀上已構成阻撓。


就警方是否正當執行職務,控方指這並非原審的爭辯點,惟上訴才提出。他警方在場對峙,多次向示威者作出警告,惟示威者佔路、堵路、向警方擲物、雷射筆,構成破壞社會安寧,構成非法集結或暴動,警方有責任上驅散及拘捕在場犯法人士、當時推進的速度不算快,惟上訴人在場阻止及拖慢警方推進。


他進而駁斥上訴方,警方有合法權限對公眾聚集人士作出指示,惟示威者拒絕聽從指示離開,已構成刑事,因此上訴人「幫助示威者」的辯解並非合法。他又反駁沒有證據顯示上訴人在場時已知兩名示威者倒地,上訴人亦沒有口供證明他是真誠相信警方不正當執行職務。


就犯罪意圖方面,答辯方指上訴方混淆意圖、目的與動機,指出控方舉證僅須證明被告故意做一些行為,並能預見行為會帶來後果,客觀上已構成阻撓。他不排除上訴人有其他目的和動機,但不是本案考慮因素,只與求情有關。


就判刑方面,答辯方援引黃之鋒案、非法集結(鍾嘉豪案)、襲警等多個案例,表示涉及暴動元素的非法集結,法庭判刑須強調阻嚇和懲罰,個人因素和動機相當而言顯得不重要,甚至毋須考慮。他重申案發時示威者超過100人,警員僅40人,現場有破壞、有暴力、最高刑罰為兩年監禁,而被告參與嚴重,判監亦為合適。


上訴方反駁,答辯方援引數個案例,如非法集結案,只以6個月監禁為量刑起點;襲警案更只以8星期為量刑基準,看不見為何情節較輕的本案,須判處12個月監禁。他亦反駁,警方推進不只維持一個陣勢,亦並非上訴人主動走入陣勢,事實上警員仍能衝前或繞過上訴人,甚至可將上訴人「撥埋一邊」了事,上訴人當天行為,只是不想看見暴力場面發生,因而以身軀相擋,他反問,若然有警員用棍打向一名人士,人士伸手相擋,是否已經構成阻差辦公?


黃官在雙方陳詞後表示,須仔細研究本案,將案押後至2021年2月23日10時30分裁決,其間上訴人以原有條件保釋外出。


家棟於庭後見記者,感謝獄中手足、家屬和法律團隊一直以來的支持,表示在庭上觀看案發片段感到好攰,獲保釋時外出過聖誕、新年和生日鬆一口氣,珍惜餘下時間與親友共聚,他表示每日均有人判刑,比他嚴重的大有人在,希望公眾關注。


【案件編號:HCMA137/2020】

本台採訪記者

0 comments
  • Facebook
  • YouTube
  • Instagram

承印人:Cupid Producer Office Limited

​地址:九龍尖沙咀加連威老道77-79號開麟中心11樓全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