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1恐襲】主控官以高等法院控訊梁天琦作案例 aps程序下拍攝的照片將呈堂


資料圖片:網上截圖


2019 年 7 月 21 日元朗站發生白衣人無差別襲擊事件,涉嫌有份參與襲擊的8名男子各被控暴動及有意圖而傷人等罪,案件今(24日)於灣仔區域法院由法官葉佐文續審。


今日開庭時法官葉佐文不斷質詢主控官高級助理刑事檢控專員周天行之開案陳詞,葉官不斷指出主控開案陳詞上的問題,又指「7月16號嘅事同7月21號無關嘅話,點解要晒法庭嘅時間?」並質問主控官陳詞段落中提及的暴力衝突是何意思「發生暴力衝突係咪即係對打?」主控解釋係指當日先是白衣人以木棍、藤條及垃圾桶蓋打黑衣人,其後黑衣人以以消防喉噴水,滅火筒噴霧等周遭物品還擊。葉官續指「原來『發生暴力衝突』六隻字原來包括咁多野」。


主控官較早前以電郵發送申請有關拘捕程序容貌識別相給於法官,法官給予辯方作書面程序反對申請,第五與第八被告反對有關申請。


主控官以高等法院控訊梁天琦作案例,於警署被捕後控方打算將於被捕程序下拍攝相片呈堂以用作於影片對比,案例指高等法院分析被告當時是否自願參與拍照,有否違反私隱原則,並認為當時警方沒有違反處理資料原則,就算有違例亦足以行使著情權使相片不作為呈堂證供。

當時梁天琦案例下的裁決為就aps(拘捕程序系統)程序下拍攝的相片,與非aps程序拍攝下的相片(俗稱犯人相)均可呈堂。


第五被告代表律師反對於警署拍攝的相片作呈堂表示不公,指出是因被告拍攝時並不知道會成係呈堂證供,亦沒被告知會用作什麼用途。


法官則指,去到警署被影相,就一定會知道會成為一個記錄「人地叫你去警署,由頭到尾都係調查你先扣留你」除非警員告知拍攝照片並非用作調查,否則邏輯上應會了解到是會用作調查。


第五被告律師於休庭商議後指,「調查」與「呈堂」是有分別。警方是有權利去影相,不是被告有權利可以去選擇,並沒有給於被捕人一個選擇權當被告被拘捕時已經要留指模以及拍照。並於這情況下認為並不一定可用作呈堂而法官又指「如果調查唔係用嚟呈堂,咁調查嚟做咩?」法官指若第五被告代表律師反對呈堂,則必須以足夠理由向法官解釋為何不以梁天琦案件作案例。


第八被告代表律師則指同意aps程序下拍攝的照片,但只有第八被告有拍攝32張非aps程序下拍攝的照片,當時認為沒有被告知會作為程堂證供,而當中32 張非aps相片為其他被告所沒有,就此認為不公反對呈堂。


法官認為被捕者應有合理期待「去戲院就睇戲,去餐廳就食野,去警署就係調查啦」,並認為第五與第八被告表面上並沒有任何不公所作。


雖梁天琦案為上級法院的裁決,有一個參考價值,但並沒有一定約束力。

法官決定參考梁天琦案例認為兩案情況相似,第五被告律師決定撤回反對,而第八被告32張相片則同樣呈堂。


涉嫌有份參與2019年7月21日元朗無差別襲擊事件的8名男子各被控暴動及有意圖而傷人等罪,8 名被告為王志榮(54歲,運輸公司東主)、黃英傑(48歲,工程公司東主)、 林觀良(48歲,商人)、林啟明(43歲,商人)、鄧懷琛(60歲,燒烤場東主)、「飛天南」吳偉南(57歲)、鄧英斌(61歲)及蔡立基(40歲,機械技工),其中兩名被告林觀良及林啟明承認暴動罪。


法庭明日開始傳召街外證人,法庭明日續審。


本台法庭記者

0 comments
  • Facebook
  • YouTube
  • Instagram

承印人:Cupid Producer Office Limited

​地址:九龍尖沙咀加連威老道77-79號開麟中心11樓全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