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員執勤不展示編號 高等法院裁定違反人權法】


資料相片:本台採訪記者


今(19日) 高等法院合併五宗案件審理,申請人包括記協、爆眼老師楊子俊及投訴遭受警暴的市民。法官周家明頒下判詞,裁定警員執勤時不展示編號違反《人權法》,亦批評監警會及投訴警察課未能有效處理針對警方的投訴。


截至今年1月20日,投訴警察課共接獲1,620宗投訴,針對自去年6月9日起發生的公眾活動中警方行為不當、不禮貌及襲擊等。面對數量如此眾多的懷疑侵權個案,政府有義務就相關投訴作出調查。


周官在判詞中引述《人權法》第3條中「任何人不得施以酷刑,或予以殘忍、不人道或侮辱之處遇或懲罰」,表明相關權利是「絕對及不可減損」,即使處於何等嚴重的公眾緊急時刻,該等權利也必須受政府尊重及法庭保護。為了有效行使《人權法》第3條,遭受警方不當對待的人理應可合理地識別涉事警員,從而作出民事訴訟或私人檢控。識別警員的機制不應只透過警方內部程序執行,否則受害者只能任憑警方擺佈,由警方決定是否對涉事警員採取法律或紀律行動。


周官表示警員執行非秘密行動期間,理應展示其獨有的編號或標記,以便受害人及目擊者認出涉事警員,從而作出投訴,即使相關編號或標記不一定是警員編號。法庭理解到警員擔心在近期公眾活動執勤時會被起底,惟此一關注不應凌駕於調查警員涉嫌違反《人權法》第3條的制度之上。周官亦認為,警員展示獨有編號或標記,並不必然導致被起底。


周官指出,一般警員及速龍小隊成員在「踏浪者行動」中使用的「行動呼號」,並非個人獨有,例如警員交出其行動呼號後,同隊同袍會取用同一呼號,多名警員亦會在相同場合使用同一行動呼號,而速龍小隊成員的行動呼號則在其頭盔後方展示,甚至有警員沒有展示行動呼號、或以其他物件遮蓋。批評相關做法削弱識別警員的效果,卻沒證據顯示警方曾確保警員有妥善展示其行動呼號,以及對沒有這樣做的警員採取行動。

0 comments
  • Facebook
  • YouTube
  • Instagram

承印人:Cupid Producer Office Limited

​地址:九龍尖沙咀加連威老道77-79號開麟中心11樓全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