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獄中過年】律政司終院上訴許可獲批 黎智英還柙至明年2月


律政司就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獲准保釋的決定向終審法院提出上訴,今日(31日)在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常任法官李義、常任法官張舉能決定向律政司批出上訴許可,於明年2月1日審理,並撤銷黎智英的保釋,須還柙候訊。


黎智英早前因欺詐及《港區國安法》「勾結外國或境外勢力危害國家安全」罪,被國安法法官蘇惠德拒絕保釋;上周三(23日)高院保釋獲批,律政司隨即向終院提出上訴。


代表律政司的高級助理檢控專員周天行,申請上訴許可和(資金凍結),提出高院裁決有兩點法律錯誤。高院法官李運騰裁決指由高等法院批准的上訴許可,必須是該級法庭不能更改的「最終裁決」,保釋可就新情況更改,因此沒有權限(jurisdiction)作出上訴許可。周則認為批准保釋實為該級法院的最終決定。


法官李義指出,若決定不屬最終決定,可否根據《香港終審法院條例》第31(b)條受理此上訴,而關乎終院是否有權限。法官馬道立回應,終院接納國安法案件的嚴重性,惟指出「沒有權限,即沒有權限」。


周亦認為高院錯誤理解《港區國安法》的立法原意(legislative intent)。周多次引《國安法》42(2):「司法機關在適用香港特別行政區現行法律有關羈押、審理期限等方面的規定時,應當確保危害國家安全犯罪案件公正、及時辦理,有效防範、制止和懲治危害國家安全犯罪。⋯⋯除非法官有充足理由相信被告人不會繼續實施危害國家安全行為,不得准予保釋。」

周指國家安全理應為最優先事項,指出高院忽視犯國安法的嚴重性,最高可判終身監禁,如同類刑罰的謀殺(murder)或叛國(treason)等嚴重罪行,法庭一般不會批准保釋。周指根據《刑事訴訟程序條例》,法庭有責任確保被告人不會潛逃或重犯,才能批准保釋,質疑批准保釋會對國家安全造成無可彌補的損害(imreparable prejudice)。


代表黎智英的資深大律師鄧樂勤(Peter Duncan)引案例指,批准保釋並非「最終裁決」,因為報釋條件可以按實際情況更改,亦可被法庭撤回、推翻。案例證明保釋並非案件中實質部分(substantive part)或關鍵問題(crucial issue),只是隨裁決衍生的決定。


鄧亦駁斥律政司觀點,認為原審法官在唐英傑案已詳盡分析42條的立法原意,若律政司認為考慮國安控罪的保釋時,不可以考慮保釋條件為因素,是極度偏離傳統考量,形容做法激進(radical)。


3名法官押後至下午4時裁決,最終批准律政司的上訴許可。判詞指原訟庭法官李運騰批准保釋時,或錯誤詮釋《港區國安法》第42條,而在《基本法》、《香港人權法案條例》及《刑事訴訟程序條例》下,如何詮釋《港區國安法》,涉及公眾利益,具有可爭議之處。


法官認為若現階段批准被告保釋,等同假設原訟庭的裁決屬有效,考慮到律政司觀點,決定撤銷被告保釋,還柙直至明年2月1日上訴,意味著黎智英在取保7天後,重返監獄過年。


黎智英聞判表現平靜,惟神情黯然,離席時與親友握手道別,有親屬激動落淚。由於庭外記者和市民眾多,保安出動巨型氣墊和膠馬封起終院出車位,懲教署以甲級重犯(Cat. A)的保安押解車輛,將鎖上手銬的黎智英押走,其間大批支持者高叫「釋放黎智英」等口號並拍打車身送車。


【案件編號︰FAMP 1/2020】

本台採訪記者

0 comments
  • Facebook
  • YouTube
  • Instagram

承印人:Cupid Producer Office Limited

​地址:九龍尖沙咀加連威老道77-79號開麟中心11樓全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