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自由?】記協就警方妨礙採訪司法覆核 被高院駁回


資料圖片來源︰本台採訪記者、香港記者協會


記協入稟高等法院申請司法覆核,要求法庭裁定警方妨礙記者採訪及對記者使用過度武力,違反《基本法》及《香港人權法案》,高等法院經聆訊後裁定記協敗訴。


記協呈上13個記者的圖片和片段等證供,證明在採訪公眾活動期間,遭受警方不合理待遇(ill-treatment),包括發射橡膠子彈及布袋彈;被警棍及盾牌襲擊;近距離被施放投擲式或彈藥式催淚煙;胡椒噴霧及胡椒球槍;水炮車;拘捕或恐嚇拘捕;言語暴力;遭受強光照射或排除在採訪現場之外;重覆及系統性地被警員拒絕出示委任證。記協續指,接獲眾多投訴至今,沒有任何警員須作紀律聆訊,顯示整個警隊內部涉及系統性犯錯。


此外,警方於今年9月底修改《警察通例》下「傳媒代表」的定義,將原有記協及攝記協會員剔除,改為認證政府新聞處資訊發布系統(GNMIS)的註冊成員。記協一方認為,修改有違警方須促進,與及不合理地限制新聞自由的憲制責任,本地傳媒可享的優待變成官方認證。


記協要求高院裁定,警方有責任促進,以及不妨礙記者的合法採訪,而警方的職責包括公眾活動參與者之中辨識出記者,以及保護記者免受傷害,確保他們第一身採訪不受限制。記協亦要求高院裁定,過往警方的行動有可能違反《基本法》27條以及《香港人權法案條例》16條,就香港居民享有言論、新聞、出版自由,作出不合比例限制。


警務處答辯指,警方會視乎實際情況,主要是基於安全考量,對採訪活動施加限制。警務處續稱,警方主要對示威者或暴徒使用武力,但時常要求記者移開一邊,如有需要,會用合理武力移開記者。如警方與記者雙方有衝突,記者涉及阻差辦公,並不能以新聞工作進行合法辯解,記者並無豁免權。


警方重申,每樁投訴須要獨立按事實審視,不能假定警方沒有回應對記者的投訴,因為很多個案正在處理當中。警方亦反駁,使用大光燈有行動需要(operational needs),非恆常或刻意地妨礙記者工作。代表警務處的資深大律師孫靖乾駁斥,記協的指控「籠統且含糊不清」 (sweeping yet vague and imprecise),


警務處亦反駁,在示威現場,部分記者站於警方和示威者之間,拒絕聽從警方指示移開,而站立位置並非採訪時必須;有人出示偽冒或存疑的記者證;亦有很多公眾活動參與者,動機不明且並非記者,似用器材攝錄事件。警方續指,由於香港並沒有正式或中央記者認證制度,任何人出現在公眾事件現場都可自稱為記者,警方要辨識真實記者或假記者有實際難度。


高院法官周家明於判辭中表示,認同記協指警方的職責是辨識及保護記者免受傷害,以及給予其合理通行及第一身採訪,此說並非不正確,然而這些職責並非絕對,警方行使的武力是否合符比例須視乎具體事實及案發情況,因此接納孫靖乾說法,認為在這個「真空」(in vacuo)情況下,為警方和傳媒的法律責任定下指引,有機會造成誤導,因此駁回記協的司法覆核。


周官澄清,裁決不能被解讀為法庭認為警方有,或沒有觸犯《基本法》或《香港人權法案例例》,然而只能循機制作出完整調查後,方能作出斷定。


【案件編號︰HCAL2915/2019】

0 comments
  • Facebook
  • YouTube
  • Instagram

承印人:Cupid Producer Office Limited

​地址:九龍尖沙咀加連威老道77-79號開麟中心11樓全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