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館大搜查】《蘋果》員工剖白︰一份報紙都保唔住,談何言論自由?

Updated: Nov 23, 2020

撰文︰Jade Chung

圖︰本報記者攝、蘋果日報、受訪者提供、網上

槍打出頭鳥,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涉違《港區國安法》被捕,大概是意料中事,然而於警方歷史性進駐報館搜查,即使是《蘋果日報》員工,亦此料不及。三名編採人員向《丘品新聞》憶述事發經過,效力於香港最後的民主派報章的他們,在《國安法》陰霾下,又有何堅守崗位的理由?

街頭「爛仔交」於報館上演


8月10日清早,傳出黎智英等壹傳媒高層被捕的訊息後,港聞部員工June(化名)剛返抵公司處理手頭工作,吃過早餐不久,便收到公司群組傳來訊息,大量警車進入將軍澳工業邨,不久再收到一張相片,就是後來廣傳的那張︰過百警員已從大門登上樓梯,她心知不妙︰「仆街了。」


才擱下手機數秒,她便看見一隊警員如「皇軍」般衝入大樓,她形容好比電影中日軍佔領的場面。她意識到有需要拿出手機紀錄現場,警員卻命不准拍攝;現場寡不敵眾,她慨歎︰連做份內事的機會也沒有。


當時總編輯和副社長在場監察警員,反被威嚇「告你阻差辦公」,June認為好比將街頭為難記者的「爛仔交」搬到公司上演。後來眼見黎智英、社長張劍虹等人被鎖上手銬押返辦公室,像軍人押犯般遊街示眾,「就好像告訴我們,這就是下場。」

警翻閱文件 似街市揀魚


當日員工必須出示身份證、員工證,更須提供電話及住址方獲放行。港聞記者Zoe(化名)一心盡快返回座位工作,一時慌亂於是照辦,現在想起不免後悔。


事實上不少《蘋果》員工先後受幾個網頁惡意「起底」,後來最少 40 人確認起底網站上相片來自回鄉證,並確認該相片沒有經任何其他途徑發佈,懷疑與公權力相關。


攝影部員工John(化名)是「起底」受害者,收過大量電話滋擾,報館被搜當日再被紀錄個人資料,作為甕中之鱉,他苦笑道︰「都無得唔畀啦。」行動中警方曾進入行政部、人力資源部,檢取25箱證物及伺服器,更多資料恐被掌握,令他不免憂慮。


200警員重重包圍報館,員工無不感受到大樓通往每一個角落的通道上,都有警員駐守,哪怕是後樓梯、飯堂、天台、廁所,員工一舉一動形同被監視,Zoe指有同事欲到其他樓層工作,亦須經警員同意。


警方雖表示編採部因牽涉新聞材料不能搜查,但港聞、財經編採部等都被重重圍封。Zoe有同事一直想返回座位但不得要領,只能坐在中庭休憩位置。她的座位亦陷封鎖線內,花盡唇舌理論後,警員要求她承諾不可拍攝、不可直播才能返回座位,「我覺得不合理,你搜查我,為何不可攝錄?」但她急需用電腦進行編採工作,不得不退讓。


Zoe看見警員翻閱同事的檯頭文件,她形容,警員翻閱資料,「就像走過街市,看一條魚新不新鮮。」她批評警方「肆無忌憚」,因為新聞材料理應受保護,是普世價值和專業守則所在。


警司李桂華及後辯稱警員作「雙重測試」,若「scan」一次發現屬新聞材料便不會再檢查,她直言警方狡辯︰「你又不是新聞專業,怎樣判斷那是否新聞材料?根本不尊重員工。」作為專業記者,處理公事上會放下私人情緒,但當專業被踐踏總難忍激動,她連說三遍︰「好嬲」。


John亦認為,問題關乎我們是否相信執法者︰《蘋果》時常報導警察不是,若然他們在翻閱文件時發現對其不利的資訊,會有怎樣的行動?

用今日犧牲換昔日輝煌


大搜查後,引來本地及國際強烈迴響,報紙以「蘋果一定撐落去」為頭版,市民發起 #WeNeedAppleDaily#SupportAppleDaily 一人一報「打卡」行動,更有人專誠凌晨到報攤排隊買報紙,或大手買入後免費派街坊。翌日更有人不惜冒着風險,到各大商場舉報紙聲援。


因應銷情理想,《蘋果》宣布加印至55萬份。回首報紙的最高銷量不過約53萬,隨着報章式微、網絡興起,銷量由2008年平均約30萬,遞減至近年的6、7萬。Zoe感慨,就像用今日犧牲,換取昔日的輝煌。


三人誓沒料到讀者會如此撐蘋果,形容讓人感動。只是爆買、打卡一日,然後呢?June表示,壹傳媒經歷過財困變賣資產,黎智英現時5000萬資產已被凍結,能否挺住的關鍵在於港人。Zoe則表示「如果連一份報紙都保唔住,談何言論自由?這是一場長期抗爭,不是一個hashtag、一兩日爆買就能夠解決。」沒有人是孤島,John認為今次向《蘋果》開刀,卻也關乎其他傳媒或企業的未來,「今日搞得《蘋果》,明日就到第二間。」喪鐘為所有人而鳴。


唔識死的同事 患難更團結

Zoe在傘運後任職《蘋果》至今已6、7年。她坦言公司講求hitrate(點擊率)、譁眾取寵,報道手法或會受質疑,在同路人之間亦不算太受歡迎,但勝在工作環境自由,亦尊重員工︰「想做的故仔,從未試過被ban。」她過往曾任職於新聞審查存在的傳媒,深感若與公司理念不同,工作會很辛苦。


搜查當日,Zoe收到大量親友、受訪者的問好,當晚致電家人報平安,仍不敢向婆婆交代整件事,因為怕她擔心,亦怕自己會哭。警方搜查報館的法庭手令至9月6日,會否再拉人封館,仍是未知之數。表示若然出於理性計算,「此地不宜久留」,只是freedom is not free,她願承受自由所帶來的代價︰「既然我認同公司理念,那便『食得鹹魚抵得渴』。」


John在去年反修例運動期間入職,對《蘋果》前景不感樂觀,他憂慮未來報道敏感題材,可能已是「尋釁滋事」,但在停刊一日來臨之前,不會輕言離開︰「如果相信自己所作是正確的,不會多想其他事,也不應該因為驚而放棄。」


傳媒這一行人工偏低、風險頗大,同是運動期間入職的June感歎,「《蘋果》的福利和出手,算是傳媒界良心企業。」這次報館大搜查,有人主動銷假工作,有人趕回來幫忙,患難讓她發現身邊同事「唔識死,唔計較付出」,「實在值得香港人給予他們一個位置。」


搜查翌日,黎智英、張劍虹等高層返抵公司,受到英雄式熱烈歡迎,June亦指場面感動,危難讓他們更團結。在歌舞昇平的年代,狗仔隊及「影女」文化讓人厭惡,在動盪不安的年代,說真話愈來愈難,《蘋果》格外顯得重要,「夠膽挑戰權貴,比普通人更大聲量,傳媒的價值才能彰顯。」


June的部門曾貼有不少文宣,當日拍下遺照後已一一撕下。她仍保留着辦公桌上的貼紙,「我貼返上去,但撕過落來已經爛了。」搜查翌日,公司舉辦大食會慰勞員工,有人掛上「辛苦晒!各位同事!」橫額,她收到人事部派發的卡通貼紙「蘋果超人」,這種極具創意的「情緒支援」,教她會心微笑。


(截稿前,《蘋果日報》已入稟高等法院,指警方的搜查涉檢取新聞材料,要求頒令禁止警方查閱。)

0 comments
  • Facebook
  • YouTube
  • Instagram

承印人:Cupid Producer Office Limited

​地址:九龍尖沙咀加連威老道77-79號開麟中心11樓全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