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賞】希望與堅持|「逆權商人」周小龍新店開張望為港人建希望點:希望人們記起初衷


商人周小龍


【品賞】希望與堅持|「逆權商人」周小龍新店開張望為港人建希望點:希望人們記起初衷


記者:Savannah

撰文:Savannah

攝影:Jason Sun, Victor Chan

剪接:Savannah, Victor Chan


2020年,商人周小龍於荃灣愉景新城Chickeeduck 童裝店擺放「民主女神像」,最後不獲續租被逼遷,當時市民意見兩極,Chickeeduck童裝亦繼而成名。在這些日子,周小龍經歷過外界不少聲音,更曾被質疑為「人血饅頭」。一年前周小龍曾接受本台訪問,當時被問到有關國安法,周小龍指法例「非常空泛」,認為政府應多加解釋國安法。「港區國安法」在一年後正式成立,法例的準則仍停留在剛成立之時。曾被稱作「人血饅頭」的Chickeeduck 於銅鑼灣天后開設新店,主打藝術生活百貨,請來本地藝術家在鐵閘噴上戴上頭盔、眼罩、防毒面具的少女噴畫。在充滿陰霾的環境下,周小龍說想為香港人帶來「希望點」。

曾擺放在愉景新城的「民主女神像」現放在天后新店 周小龍指業主很支持



「我沒有干犯法例的打算,只是希望人們記起初衷。」


Chickeeduck 新店不難看見運動的各種象徵,在新店面世後,引起市民關注,大讚周生的行為「好勇」。但在周小龍的角度,他僅希望為香港人帶來一個「希望」。除了邀請本地藝術家噴畫、為店舖裝潢,店內更有販售不少社運書籍。周小龍表示店舖的裝潢及產品大多以「頭盔、眼罩、豬嘴」為主,認為它們是整場運動的象徵,在未來更會以它們作主題製作更多產品。愉景新城的「民主女神像」亦找到她的新位置,Chickeeduck 新店的噴畫成了「打卡」新熱點,不少市民到場拍照留念。如周生所說,這裡是一個希望點大於一個生意點;走過,便記起。


近年香港自由度逐涉收窄,隨「港區國安法」的成立,港府受到多個民主國家的評擊及關注。一年前周小龍接受本台訪問形容法例非常空泛,「港區國安法」在一年後正式成立,界線仍停留剛成立之時。但涉違反國安法而被落案起訴的案件不斷遞增,面對港區國安法,不少市民認為現時仍存有隱憂。


周小龍認為自己並無違反國安法,亦無刻意反政府。他強調新店開張前並無「抗爭與否」的想法,只是希望不斷重提「初衷」。反修例運動的始末,周小龍認為是政府漠視民意開始。凡事先有「因」,後有「果」,周小龍認為假若政府當初回應市民訴求,示威事件不會越演越烈。「千萬不要讓人污衊『612』,612是一個很崇高的行動。」周小龍聲線略為震顫地說到「他們(抗爭者)為我擋下一條惡法。」他認為事件發展至今,總該有官員被問責,給市民一個交待。


新店主要與本地藝術家合作


對發展本地市場的看法?


Chickeeduck 童裝現時主要以進口為主,亦是一眾支持Chickeeduck 的廠家,而新店藝術百貨則希望支持本地藝術家,包括了印章技術、藝術作品等。周小龍指不得不從現實的層面去考量,以香港現時的設備難以全面發展本地市場,他認為要將” made in Hong Kong "看得更闊,不要「為反而反」,從而希望同路人一同尋求可行的方法。他透露在現時需要與國內合作的商品中,公司亦盡力覓尋支持者製作,指他們(國內合作者)沒有打壓他,他亦毋須反打壓。「在沒有資源支持下堅持全面本地市場,會無法為消費者提供價廉物美的產品。」



「逆權商人」的自白:我沒有比任何人偉大


從愉景新城事件開始,傳媒為周小龍定下了「逆權商人」的稱號。但在他而言,自己只是堅守崗位,並沒有比任何人偉大,也沒有比普通市民做得更多,他甚至認為自己所做的遠遠不及那些戴着「頭盔、眼罩、豬嘴」抵擋防暴警察與催淚彈的街頭抗爭者。


但周小龍說自己很「堅持」,作為一位商人,他要顧累的是一間公司、一班員工。但他並不吝嗇他的影響力,以自己商人的身份,做自己認為該做的事,甚至面臨被逼遷,周生亦選擇尋求其他舖位繼續擺放女神像,他說過「我的字典裏沒有放棄兩個字。」在愉景新城擺放女神像,當時周小龍指是希望教懂一班未來社會棟樑「自由和良知」。經歷大大小小的事情,周小龍指現正最希望的是影響一群年約40-50歲的商人,以身作則,換他們為香港付出。


周小龍曾以香港網球總會前主席等網球發展組織的身份,宣佈參加香港立法會選舉,角逐體育、演藝、文化及出版功能界別議席。但港府宣布因疫情關係,立法會延任一年,他亦坦言,現時無法確定立法會是不是一條「戰線」。談及政界,他指現時還是希望讓年輕一輩去做。


「我只是一個商人,在做我能做的事。」
0 comments
  • Facebook
  • YouTube
  • Instagram

承印人:Cupid Producer Office Limited

​地址:九龍尖沙咀加連威老道77-79號開麟中心11樓全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