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梓樂死因研訊】鑑證科警員:矮牆上完全沒有指膜



攝/ 本台法庭記者


科大學生周梓樂墮樓死因研訊今(4日)進入第二十五日,參與套取現場指紋的鑑證科警員出庭作供指,死者墮樓現場的矮牆套取不到任何指紋;因牆上沒有血跡或腳印,沒有清晰目標,並無進行DNA採樣。


58236高級警員袁志雄表示,2019年11月5日即案發後與偵緝警員12177前往案發現場套取指紋樣本,在矮牆處套取不到任何紋印,因為牆磚為紙皮石,凹凸不平,不平均地帶有塵垢。即使其採用較為敏感的指膜粉掃取樣本,仍然完全沒有任何肉眼可見的指紋。


袁表示該矮牆並不適合進行DNA拭子採樣,因為沒有明顯目標範圍,矮牆沒有血跡、腳印,並不可能將牆身全部位置進行採樣。


代表周梓樂父母一方的大律師鄭淑儀問,有人攝得停車場外牆上有兩個紅色印,警方有否進行鑑證,袁指該為鮮紅色油漆,並非血掌印,而油漆化驗並非鑑證科負責範圍,而是法證科,因此並沒有進行鑑證。


鄭淑儀問,袁有否對墮樓位置右方的防煙門作出任何指紋鑑證,袁回答沒有,因為當時沒有關注防煙門。


另一名證人,鑑證科19010督察賴振文作供時表示,香港採用國際指紋認證標準,須有12吋吻合才能證實身份。


袁舉例有多種因素影響鑑證,包括事主曾經移動,手部在表面拖曳而未能留下指紋;手部與表面的接觸面不足,不足以留下指紋;表面被清洗,或曾與其他表面接觸以致指膜被清除;手部有汗液;事主戴上手套或手部被遮蓋等。


袁表示,案發矮牆上佈滿不均勻的塵埃,當手部沾有汗液,反而會帶走塵埃,不會在表面留下指膜。即使假設留下塵手印,但只是一個形狀,不能辨識出任何紋印。


本案全部有利害關係的證人經已作供完畢,即將進入結案陳詞。


【案件編號:CCDI-932/2019(DK)】

0 comments
  • Facebook
  • YouTube
  • Instagram

承印人:Cupid Producer Office Limited

​地址:九龍尖沙咀加連威老道77-79號開麟中心11樓全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