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梓樂死因研訊】警方大狀:警沒阻礙救治,應歸咎示威者和物管公司


科大學生周梓樂墮樓死因研訊今(5日)進入第二十六日,警務處代表大律師熊健民結案陳詞指,當晚延誤救治的罪魁禍首,實為在現場集結的示威者,以及容許車輛阻塞消防閘的廣明苑物業管理公司,多次重申警方無意阻礙救援。


熊健民先代表警務處向家屬致以慰問。他形容,本案受社會高度關注,死因眾說紛紜,無論對家屬抑或社會而言都非常重要,故不希望陪審團作出裁決時,受個人喜好或政治立場影響。他重申本案有48名證人,並不是來自同一政府團體及部門,本案的供詞並非「一言堂」。


熊健民先回應家屬代表大狀鄭淑儀質疑,雖然法證科專家證人鄭郁棋直言警方校正閉路電視時間有錯漏,惟並不影響片段真實性,亦無法律代表爭議片段為偽造或經刪改。


至於警方有否阻撓、干擾死者救援工作,或袖手旁觀,熊表示消防員、救護員、義務急救員、圍觀市民均已確認警方沒有干擾或阻礙救援,他強調當時在場指揮官曾派下屬到現場詢問,惟現場沒有人指需要協助,反而有市民要求警員「走開」,警員方離場。


熊又指,當時停車場內可能有「潛在罪犯」對在場人士,包括梓樂構成危險,故繼續掃蕩是刻不容緩,如果當時警方沒有就「潛在罪犯」追捕,或有人會怪責警方,指出是雙重標準。熊指出,沒有證人指出警員可作出幫忙而警員拒絕,故批評警方見死不救,指控「蒼白無力」。


有指警方沒有協助消防清走障礙物,熊反駁消防處細搶救車清走障礙物只需2秒,他亦強調,「無意作政治評論或道德批判」,但無可置疑的客觀事實是,當時在尚十路口造成阻塞,令細搶救車無法駛入唐俊街的,正是在上址結集的示威者。至於救護車在廣盈閣遭違泊白色私家車阻礙去路,熊直斥「罪魁禍首」是廣明苑物業管理處,容許違泊車輛堵塞消防延誤救治,「難辭其咎」。


熊健民指出,警方曾在案發現場發射催淚彈及布袋彈,是無可爭議,然而並沒有任何證據證明警方武力違反內部守則或國際公約。


有指周梓樂曾中彈或受催淚彈感染,熊反駁亦屬傳聞證供,沒有實證。而凌晨1時42分,警方向停車場三樓發射催淚彈時,周梓樂正身處134米外的富康花園天橋,專家作證指按照風向和座向,催淚煙擴散範圍應不多於100米。再者,數名市民證人均已確認,在𦘦事位置僅殘留很淡的催淚煙氣味,不會造成不適。


熊承認催淚煙能影響視力,惟稱同意鄭大狀所言,即使梓樂「盲人騎瞎馬,夜半臨深淵」,若牆身高1.2米,失平衡亦不足以「跌得咁應」。惟他隨後又指,停車場二樓及三樓的結構十分相似,身高1.75米的梓樂,需走近至石牆0.8米外,才能見到牆外為中空,又或者直至跨越一刻才發覺是中空。


他續指周父作供時亦確認,一家出入時不會走上停車場三樓,而閉路片段顯示當晚有兩名男子,疑因誤會三樓石牆外有行人路而試圖跨越。相對可能性下,熊認為周梓樂有較大可能自行跨越石牆,失足意外墮下。


熊指儘管陪審團沒有「上帝視角」,無法得知消失的8秒發生何事,若他們認為意外情況大於其他情況,則可裁定周梓樂死於意外。


死因裁判官高偉雄將於周四(7日)作結案陳詞,屆時將引導陪審團作出裁決。


【案件編號:CCDI-932/2019(DK)】


本台法庭記者

0 comments
  • Facebook
  • YouTube
  • Instagram

承印人:Cupid Producer Office Limited

​地址:九龍尖沙咀加連威老道77-79號開麟中心11樓全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