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梓樂死因研訊】法官引導陪審團


資料圖片:本台採訪記者、網上截圖


科大學生周梓樂墮樓死因研訊今(7日)進入第二十七日,死因裁判官高偉雄總結案情,並引導陪審團。


高偉雄表示死因庭權力所限,無法處理或追究民事或刑事責任,惟陪審團是事實裁決者,可決定是否全部,或部份接納每項案情或證供是否事實,惟不應建基於猜測、聞說證供或傳媒報導。高指每一人對示威者、警察等可能有預設看法,惟不能因而假定其證供必然正確或錯誤,或者存有某種目的。


高偉雄指陪審團裁決毋須達至「毫無合理疑點」,因為沒有人能肯定必然發生,裁決以「唯一及無可抗拒的推論」,或「衡量相對可能性」為基準。後者即可能存在比不存在為高;發生過的可能比沒有發生為高,只要比重較大就可以採納。陪審團基於已接納的證據,如沒有直接證供,但有充足的環境證供,亦可按此推斷事前或事後發生甚麼事情。


高偉雄表示沒有證據證明梓樂曾參與當晚示威,當示威者和警察對峙時,梓樂應身處停車場2樓。高指根據警方、市民證人供詞及新聞直播片段,催淚彈有射入停車場是公道說法,儘管停車場閉路鏡頭並沒有拍到煙霧,惟「影唔到唔代表無」,因為催淚彈可能射上二樓行人路,即鏡頭拍不到的位置,而三樓各支鏡頭亦有盲點。


高偉雄指假如信納相關閉路證供,廣新閣片段中的黑影應為梓樂,湊合廣新閣和停車場C31的閃光片段比較,可見梓樂由三樓墮下到二樓,因此可排除被車撞後移到現場的可能。


高偉雄亦指,梓樂高1.75米,疑兇須花較大力才可將其推下,因為矮牆高1.2米,推下的時候梓樂的腰間會大力與牆磨擦,理應留下更嚴重傷勢。而被人推下,墮下時應呈「倒樹蔥」姿勢,與其他專家指梓樂應「打橫」墮下的證供不符,因此可排除被人從後推下的可能。

至於會否有人埋伏於防煙門襲擊,高偉雄指根據三樓閉路鏡頭的旋轉周期,疑兇「要有好好的預知能力」,能預知他上防煙門時沒有鏡頭,能預知梓樂會及時到達墮樓點,除非有人在控制室裡應外合,亦通知梓樂到達現場,否則一切太多巧合。


高續指,根據義務急救員、消防員、急症室醫生、法醫和毒理學專家證供,沒有人因接觸或治理梓樂而不適,亦沒有醫學證據顯示梓樂事發前曾中彈或吸入催淚煙。


高偉雄綜合市民證人與消防員證供,當晚警員並沒有阻礙救援。就消防處救護員有否延誤救治,據救護員證供,若在場沒有死車堵塞,會快10分鐘到場。至於廣盈閣事發前11時起已有白色私家車堵塞消防閘,高指不知現場是私家路還是公家路,不知業權亦無法追究。


高偉雄綜合數名醫生及法醫證供,梓樂甫墮下便已決定結果,送院後其腦部嚴重傷勢已屆昏迷,即使早送院10分鐘,亦不會對結果有重大影響。法醫指梓樂頭部右側受鈍物撞擊致死,身上有多處急救及送院時未被發現的瘀傷,儘管無法完全排除梓樂生前曾遇襲,惟因其頭部沒有凹狀骨折,機會甚微。


高偉雄強調,本案缺乏直接證據證明「消失的8秒」期間發生何事導致梓樂墮樓,法證專家鄭郁祺憑六點間接證據推論梓樂失足墮樓。

就家屬代表大狀鄭淑儀昨(6日)結案陳詞,點名爭議鄭郁祺和骨科醫生江金富證供的可信性,高偉雄澄清,死因庭的既定做法是裁判官透過警方委聘專家證人,每項提名獨立、專業、沒有篩選。高偉雄直言,若要質疑專家證供,應在盤問時直接提出,在結案陳詞方爭議專家證供倚賴警方調查所得,是一個不合適的指控。然而是否接納證供,以及專家證人的推論,則是陪審團的決定。


高偉雄明早9時30分續引導陪審團,及後陪審團將退庭商議,繼而作出裁決。


【案件編號:CCDI-932/2019(DK)】




0 comments
  • Facebook
  • YouTube
  • Instagram

承印人:Cupid Producer Office Limited

​地址:九龍尖沙咀加連威老道77-79號開麟中心11樓全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