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梓樂死因研訊】毒理專家:沒證據顯示死者墮樓前曾中毒或吸入催淚煙


攝/ 本台法庭記者


科大學生周梓樂墮樓死因研訊今(4日)進入第二十五日,臨床毒理學專家,醫管局香港中毒諮詢中心顧問醫生謝萬里作供指,沒有證據或跡象顯示梓樂墮樓前曾中毒或吸入催淚煙。


謝引述梓樂入院後多份醫事報告、毒理學化驗報告及遺體解剖報告,指出梓樂鼻腔、肺部、組織、血液等多個樣本對催淚煙有效成分CS、CN,衍生物山埃,以及胡椒噴霧有效成分辣椒素均呈陰性反應。此外,亦沒有檢測出他曾山埃中毒,體內只對入院後處方藥物呈陽性。


謝表示由於化驗結果需時,毒理學更倚靠臨床診斷,即使催淚煙物質處於微量水平,化驗室檢測不到,仍會對人體構成刺激,並沒有所謂安全水平。他指催淚煙污染患者的身體和衣物會依附化學粒子,除非事前已作清除程序,如洗刷身體及更衣,否則醫務人員施救時的眼鼻仍會感到刺激。梓樂入院後曾插喉,與醫務人員有近距離接觸,惟提供治療的眾人員均沒表示不適。


謝指出被催淚煙污染的病人,醫生可從外觀辨識出症狀如流眼水、流鼻涕、黏膜腫脹、呼吸急促、哮喘、嘔吐,大量接觸可引發紅疹,即使短期內曾作治療,仍會有上然而根據梓樂入院後的醫事報告,臨床上均沒有診斷出任何徵狀。


謝解釋,催淚煙對人體的影響,須視乎(一)施放場所是否密閉,如事發停車場為半密閉空間,煙霧擴散範圍可達100至130米;(二)現場風向,惟有可能因樓宇和氣流影響,因此天文台風向不能作準;(三)濃度,動物實驗顯示,吸入催淚煙造成的痛苦有機會引致呼吸困難及失去意識,在一處密閉空間發射一萬枚至十萬枚催淚彈方可直接中毒致命。謝指,催淚煙有驅散和示警作用,因此除了毒理上影響,亦會對感染者造成視覺影響,令其視線模糊或失去視力,影響行動能力及判斷。


庭上再播放事發當晚的新聞及閉路電視片段,顯示案發11月4日凌晨1時00分42秒,沿唐俊街地面向東北方推進的警員曾向停車場高層發射催淚彈,有煙在外牆往上升。1時00分56秒梓樂與人群在富康花園天橋往返。1時01分47秒疑似梓樂墮下,與警開槍相距僅1分鐘時間。


謝指,根據現場環境證供,因為風勢不大,催淚煙向上升,有機會於停車場內擴散,惟100至130米以外催淚煙的濃度應該甚微,甚至沒有。根據疑似梓樂的移動路徑,他從富康花園天橋急步折返疑有催淚煙的停車場,若對催淚煙敏感者應不會作此判斷。此外其行為動作並沒有任何異常或作躲避的跡象,亦沒有證據顯示他的視覺或受影響。比較在場人士大多表現從容,並沒有掩鼻、咳嗽、洗眼,甚至有人吸煙。謝表示,從環境和毒理學方面判斷,梓樂生前並沒有受催淚煙影響的跡象。


【案件編號:CCDI-932/2019(DK)】

0 comments
  • Facebook
  • YouTube
  • Instagram

承印人:Cupid Producer Office Limited

​地址:九龍尖沙咀加連威老道77-79號開麟中心11樓全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