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梓樂死因研訊】家屬大狀點名質疑兩專家證人推論「大膽」「危險」


科大學生周梓樂墮樓死因研訊今(5日)進入第二十六日,周梓樂家屬代表大律師鄭淑儀作結案陳詞,特別點名質疑兩專家證人供詞欠穩妥,在沒有充分證據下,推論為翻牆時意外失足墮樓。


從周父周德明及科大等證供,梓樂是位積極向上、熱愛運動、受朋友愛戴及與家人關係良好的青年。事發當晚他離家前一切正常,沒有怪異的事情發生。根據梓樂Telegram記錄,因家中看不到樓下的情況,因而帶水樽及背包到樓下「食花生」。出事前他曾與父親通訊,着他因催淚彈要關窗,其WhatsApp最後上線時間為凌晨1時,因此應從1時開始考慮,直至相信是墮樓時間的1時01分46秒之間發生何事。鄭淑儀指,疑似梓樂走上斜路頂端直至閃光出現,出現關鍵8秒空隙,為證據缺口。


鄭淑儀質疑法證專家鄭郁祺的法證分析,由於他並非前線調查人員,受制於警方給予的證供,他作供時清楚指出偵緝探員魏冠傑的時間效證有問題,亦沒有知會人有關廣明苑的閉路電視片段和情況,鑑證方法有爭議。鄭淑儀表示,根據魏2019年兩份供詞,停車場片段中曾有兩人嘗試跨越矮牆,警方以此方向進行調查,因此鄭郁祺的法證,實圍繞魏12月的調查所出。

鄭淑儀續指鄭郁祺推論梓樂意外墮下的六點證據有爭議之處。


第一,鄭郁祺指停車場的二樓和三樓結構是中相似,或令梓樂誤以為跨過矮牆便能到達人行道。家屬不否認兩層設計有相似之處,惟該「矮牆」實際上有1.2米高,達到梓樂1.75米的三分之二,即腰間以上,該牆亦厚20厘米,正如VR顯示,如梓樂走近牆邊,應該不會挨近便輕易失重心墮下。


第二,鄭郁祺據閉路電視片段,梓樂被拍到較早前曾在二樓西向東走,再被拍到在人行道出現,推斷他跨越矮牆到人行道,惟因沒有任何鏡頭拍攝到過程,沒有證據證明這個「大膽推斷」。


第三,鄭郁祺據疑似梓樂於斜路頂端至閃光出現的時間,15米除8秒,推算出步速為每秒1.9米。然而鄭承認,並沒有任何證據證明他可能在8秒間遇到甚麼,中間有沒有停下或者跑動。

第四,鄭郁祺推斷梓樂跳下矮牆不能回轉,因而造成墮樓,實環繞當晚1時59分一名白衣人手持手機,用手撐跨越矮牆險失足的片段側面引證,鄭淑儀重申,沒有充分證據證明梓樂曾跨越矮牆,亦沒有任何直接證據證明他是主動、單手、雙手或在甚麼情況下跨越矮牆。


第五,湊合現場35支閉路鏡頭,鄭郁祺作供時承認三樓鏡頭以不同周期,隨不同方向轉動,不同鏡頭之間有7秒至40多秒的時間空隙,因此停車場證據存在盲點,鄭淑儀直指專家證人以此推斷案發經過是「危險舉動」。


鄭淑儀亦爭議專家證人,骨科醫生江金富供詞欠穩妥。他指江醫生在第二份報告中,似乎更積極希望死因庭考慮他的觀點,直言廣明閣鏡頭的黑影墮下時,雙腳在空中處於高位,惟所謂手腳可能為殘影,他的推論值得商榷。


鄭淑儀認為,江用作佐證的0.7秒墮樓反應時間,是從交通意外數據所得,不一定可套用在墮樓案,江回應時只是虛應過去。另外,江醫生在庭上用公仔多次模擬周梓樂墮下的情況,假設他是左向右走,以左手支撐翻牆,多次實驗後仍與證供不符,似乎他建立眾多假設,積極令人相信梓樂與白衣男以同一方式意外墮下,惟存有矛盾,推論並不穩妥。


死因裁判官高偉雄將於周四(7日)作結案陳詞,屆時將引導陪審團作出裁決。


【案件編號:CCDI-932/2019(DK)】


本台法庭記者

0 comments
  • Facebook
  • YouTube
  • Instagram

承印人:Cupid Producer Office Limited

​地址:九龍尖沙咀加連威老道77-79號開麟中心11樓全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