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思堯去年被控侮辱國旗罪 今開審 古:故意侮辱國旗 但唔認罪】


攝/ 本台法庭記者


社運人士古思堯(71歲)去年6月證實患直腸腺癌第四期,而在去年7月於西九龍裁判法院大樓外,涉舉起一面倒插並寫有「黑色恐怖」、「白色恐怖」、「法西斯恐怖」等字眼的國旗,用作聲援當時被控非法集結的 15 名民主派人士,被控一項侮辱國旗罪,案件於今(27日)在西九龍裁判法院由鍾新明裁判官審理。


去年11月提堂時,古思堯並沒有委託辯護律師,答辯時亦表示「法官閣下,我係故意侮辱國旗嘅,我唔認罪。」,又稱以他經驗相信很快判刑,古表示「唔想嘥證人、律師時間」。

古思堯今亦沒有委託辯護律師並選擇自行抗辯,首先古表示早前已向法庭提交瑪嘉烈醫院腫瘤科化學治療覆診紙,將於2月1日覆診才會得知化療療程程序,古稱化療方法有兩種方法,分別是每日進行化療打針,另是吊針(連續性的靜脈注射),每隔數日進行一次。


因此古思堯向法庭提議兩種方案,方案為繼續審訊並於完成化療後再判刑,或是將審訊延期。控方表示立場中立,裁判官休庭考慮。


休庭後裁判官表示見到下次覆診只是再作治療安排,時間完全估計唔到,而且案件已發生一段時間,不可以再押後,所以案件應開始審訊。


裁判官問到古思堯認不認罪,古於今日再次表示「故意侮辱國旗,但唔認罪」。

控方表示有6名證人,當中包括五名處理案件的警員以及一名在西九龍裁判法院負責閉路電視的物業管理人員。


控方今只傳召一名警方證人,警員14768 吳嘉暉(同音),隸屬長沙灣分區特遣隊,供作表示當日被派往到西九龍法院外進行管理人群,並在同日早上大約九時,在通洲街警方封鎖線內望入法院A座及B座之間的空地,稱當時見到有記者、集會人士以及本案被告,他再稱與被告相距30米,見到被告左手拎旗,而當時現場比較多人所以未能上前,而當被告從B座出口離開時,上前表明身份截停被告進行搜身,並搜出本案證物P1黑色膠袋,證物P2寫有黑色大字「黑色恐怖」、「白色恐怖」、「法西斯恐怖」等字眼的國旗以及證物P3旗桿,及後拘捕被告。


其後控方在庭上播放警方當時拍攝案件片段以及拘捕片段,警員14768 吳嘉暉同意片段正確,古亦同意片段內容準確,無需盤問證人。

裁判官考慮完本案證物及證人供詞後,裁定表面證供成立,古表示沒有其他口供,亦沒有其他證人,裁判官表示古可以作結案陳詞。


古作結案陳詞指,從政府訂立國安法,一國兩制化為烏有,「國安法有如定海神針,鍾意告邊個就告邊個」,他稱(本案)動機是藉此向中國政府表達強烈不滿,因為中國政府建立70年仍未有自由,「只要講真話就會被迫害」,又稱「所有國家機器(機構)唔屬於人民,而係屬於共產黨」,沒有後悔過參與社會運動,形容自己屢戰屢敗,但仍然唔會放棄。


裁判官聽過結案陳詞後,提醒古「聽到啱啱好多嘢唔關事」,古向裁判官表示剛剛陳詞都是在說明動機,裁判官堅持表示身為專業的裁判官是不會考慮,不會理會一些不應該考慮的因素,並押後於明天早上作出裁判,批准原有條件保釋侯判。


古作結案陳詞指,從政府訂立國安法,一國兩制化為烏有,「國安法有如定海神針,鍾意告邊個就告邊個」,他稱(本案)動機是藉此向中國政府表達強烈不滿,因為中國政府建立70年仍未有自由,「只要講真話就會被迫害」,又稱「所有國家機器(機構)唔屬於人民,而係屬於共產黨」,沒有後悔過參與社會運動,形容自己屢戰屢敗,但仍然唔會放棄。

0 comments
  • Facebook
  • YouTube
  • Instagram

承印人:Cupid Producer Office Limited

​地址:九龍尖沙咀加連威老道77-79號開麟中心11樓全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