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選47人】辯方倡為社會公正 撤銷報導保釋限制 官拒絕︰保障被告利益和審訊公正


資料相片:網上


民主派初選47人審訊進入第四日,辯方再就《刑事訴訟程序條例》(條例)對傳媒報導保釋限制進行陳詞,國安法官蘇惠德終拒絕辯方多名代表陳詞,保障被告利益和審訊公正,拒絕酌情撤銷條例的報導限制。


根據《條例》第9P條,傳媒報導保釋程序時只能包括:(1)姓名;(2)罪行;(3)法庭名稱;(4)法官姓名;(5)受聘的大律師及律師的姓名;(6)保釋法律程序的結果及條件的詳情;(7)押後至何日及何地。除非法庭覺得為了社會公正而有所需要,否則任何人不得就任何保釋法律程序,報導上述各項以外事宜,違者可被罰款5萬元及監禁6個月。


代表控方的副刑事檢控專員楊美琪甫開庭便指出,察覺有第9P條以外的資料被報導,超出法律所容許的範圍,表示十分關注。楊援引高院黎智英案,指出違例有機會令控辯雙方,包括所有被告造成不公,對現在或將來法律程序的穩健造成不良影響。


辯方大律師馬維騉反駁,不知道主控具體指出哪份報導違例,他指現時最流通的廣泛報導,就是雙方就9P條是否撤銷限制的報導,惟與保釋條件無關,「睇唔到有咩屬於程序內,係唔可以報導。」


午休後,馬維騉再作進一步陳詞,指出在傳統普通法體系中,條文中的社會公正(public justice)必然關乎公開、透明審訊,公開法庭為法治的基石,他援引《國安法》第4條︰「維護國家安全應當尊重和保障人權,依法保護居民《基本法》賦予的言論、新聞、出版自由。」


馬亦指根據《國安法》第9、10條,「應當加強維護國家安全和防範恐怖活動的工作。」「應當通過學校、社會團體、媒體、 網絡等開展國家安全教育,提高香港特別行政區居民的國家安全意識和守法意識。」指出容許傳媒報導是次案件中控辯雙方就條例的應用和法律基礎,能有助社會大眾更清楚認識《國安法》,這是政府、控方、執法部門共同的憲制責任。


馬維騉認為控罪內容(allegation)可被報導,實務上而言,整份控罪書中只有兩段涉及警方調查內容不為公眾所知因此須予以限制,但其餘均是來自公開平台的資訊,如初選論壇、文章等。馬解釋初選有60萬人投票,事件早已為公眾廣泛知悉,若然因法例限制,未能報導一些已經流通於公眾領域的資訊,則會削弱新聞自由。


蘇官質疑,事實證據上的陳述、或法理詮釋,可能是部分被告的辯護方向,他表示設身處地代入傳媒角色,也未必能判斷何謂法律觀點的陳詞,若然撤銷限制,可能令報導者誤墮法網,「對佢哋有啲危險。」他亦表示,保障公平審訊是法庭的責任,有案例因為被告太多資料被公開,辯方申請永久終止聆訊。


有份草擬報導限制建議書的大律師黃瑞紅認為,就不能報導的法律觀點,傳媒或可向其機構的法律代表查詢,重申在具體操作而言,保障被告的私隱資料為具體操作,可透過法庭命令(order)解決。


蘇官質疑︰「我聽咗好多令人動容嘅故仔,但個人激動激勵,同公眾…(有無關連?)」黃瑞紅回應,每一個面對審訊的人,在面對指控,就保釋過程中具體個人經歷,並非小說言情的段落,而是每個人都希望讓法庭讓其了解各方面的背景,不只是被告一個號碼。若公眾能知悉考慮控方指控、批或不批,有一些考慮因素,而不會考慮正審的公平性。


另一名辯方大律師代為轉述缺席的資深大律師潘熙觀點。潘熙認為香港奉行公開審訊(open justice)原則,理論上任何人都能夠入庭旁聽;惟因為疫情,以及本案被告人數眾多,令法庭出現人數限制,導致很多關心本案的社會大眾未能入場旁聽,若傳媒未能報導本案保釋內容,會削弱公開審訊原則。


辯方指出更重要的是,現時坊間網上平台已經流傳保釋程序期間衍生的內容,惟發布人未必是專業傳媒工作者,在紀錄時可能不夠準確,導致資訊不實;若能讓傳媒有限度報導,能令正確資訊發布和流通。


辯方續指,是次案件是《國安法》第22(3)條「顛覆國家政權罪」首次運用的起訴案件,引來極大關注,而本案近半被告為區議員,為選民負托的民選代表,廣大市民亦相當關注案件,因此本案實與「社會公正」有關。


下午5時,蘇惠德頒下裁決,指法庭小心考慮辯方陳詞,為保障被告利益或日後審訊公正性,拒絕放寬報導保釋條件的限制,所有報導仍須維持《刑事訴訟程序條例》的限制。


【案件編號:WKCC813/2021】

本台法庭記者

0 comments
  • Facebook
  • YouTube
  • Instagram

承印人:Cupid Producer Office Limited

​地址:九龍尖沙咀加連威老道77-79號開麟中心11樓全層